王千源:我也很奇怪,为什么长得像老实人却总演反派

王千源

《解救吾先生》中虐了“天王”刘德华的绑匪,让王千源一下子火了。18日上映的《破局》中,他依然是大反派,这次虐的是另外一个“天王”——郭富城。该片昨日的首映发布会之后,王千源通过微信接受了专访,他表示虽然都是演坏人,但他也要演出不一样的感觉。

下次接反派要斟酌

华商报:这次《破局》里又演一个反派,和《解救吾先生》有什么不同?

王千源:我扮演的这个角色叫陈昌明,他是比较反派的这么一个人物。之前我也演过反派,这个角色跟之前演的《解救吾先生》的那个反派不一样。那个是在生活化里面,有一些自己所处的困境、矛盾,或者是自己的一些想法,有那么一个过程来展示人物。这次演的陈昌明这个人物就是坏,从头坏到尾,说话也坏、感觉也坏、行为也坏、动作也坏,反正就是一个大坏蛋。所以演这么一个比较风格化、脸谱化的人物,也是第一次。我在学习的时候,老师或者一些前辈就会告诉我说,不要演一些脸谱化的人物,比如好人就要这么演,坏人就得是很邪恶的那么演。这一回是没听他们的话,演了一个脸谱化的人物。在这个角色当中,我想看一看,怎么从风格化、脸谱化过渡到人性化。一开始都是正常塑造一个人物,达到一个人物的好也好、坏也好、或者是亦正亦邪也好。现在我就演一个坏人,然后我往回走,看看能不能走通。

华商报: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明明是老实人的长相,导演却总找你演反派?

王千源:我也很奇怪,这次《破局》也是一个反派角色。我觉得我也很乐意接,很不容易,下次演反派的时候要斟酌一些。

华商报:现在对演反派有没有什么心得?

王千源: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就是演员无论演什么角色,我觉得都是有一定规律的,我觉得要认真专业地从事一些创作。所以跟其他的角色一样,我觉得每一个角色都是一种全新的创作,因为人有千万种,不能说你演完坏人之后你就可以代表所有的坏人。

天王光辉背后付出很多艰辛

华商报:片中很多打戏,打得过瘾吗?

王千源:打戏很多,一定很过瘾,但是也很疼。因为会打的话,两个人演还可以,但是我演武打戏很少,城市的打戏也非常少,所以不会打。郭富城每一场戏90%都是真打,几乎是用尽了全力,也是很危险的。我不会演打戏的时候谈不上技巧,所以得用一些比较笨拙的方法,真刀真枪,这样会带来一些危险。所以说这是我要提高的方向。

华商报:这是你第一次和郭富城合作?

王千源:对,第一次跟他合作,很开心,也很难忘。难忘的事就是跟他在一起努力工作。他是一点不惜力气那种人,不会偷懒,不过他也要想尽办法过。看到他那个身材,常年保持这样不容易。我也是最近才开始锻炼,所以我很佩服他。如果一个人常年保持体脂那么低,这个人的意志一直都会这样坚定下去。所以我也在想,从我没上大学开始,从我没有学戏剧表演开始,他就已经很成功了,我现在已经工作20多年了,他依然很成功,那我就很佩服他。所以跟他在一起工作是一个很开心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华商报:你已经跟刘德华、郭富城两位“天王”合作过了,跟他们合作有什么不同?

王千源:跟他俩对戏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跟大明星,怎么说呢?很有缘分。他们俩共同的一点就是很努力,无论是态度,还是对每个细节,甚至每一场戏,每一个动作都非常严谨,不是拍一部两部,在他们光辉的背后,付出了很多艰辛。所以说突然让我想起一句话,‘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任何的辛苦和取得的成绩都是需要认真认真再认真。

把角色创作更完美比演什么重要

华商报:《破局》中的你饰演的陈昌民心理很变态,你如何拿捏这种心理戏?如何在演完角色之后让自己尽快抽离出来?

王千源:快进快出,慢进慢出。就跟厨师刚开始工作不会切菜一样,我觉得这也是工作的习惯。一开始可能难以进入角色,也难以出来,但是你工作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以后,如果还是进得很慢,出来也很慢,或者是进得快出得慢,我觉得这是个别的现象。这个行业干的时间长了,演员也别虐自己,跟演好人是一样的,都是通过大量的创作,我们创作的时候也都在学习,还是有一定的创作规律的。

华商报:你现在戏路特别宽,喜剧、动作,好人、坏人都能演。你还有什么特别想演的角色吗?

王千源:我觉得想演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这只是一个工作,碰到合适的喜剧演喜剧,碰到合适的悲剧就演悲剧,毕竟从1993年上学,1997年毕业,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只不过演一点好的角色,把它创作得更完美一些,这样更切合实际。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

全讯网 炸金花 排列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