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红莲:一推一剪皆是爱

栗红莲:一推一剪皆是爱

“都起来没有?理发的来啦,快起,早晨天凉穿件长袖的衣服,多滚些开水洗头啊!”栗红莲人还没进门,声音却早已传进了大院,听到她的声音,楼上楼下的老人纷纷走出房间,一个个脚步轻快,一点也不像是古稀之年的老人。夏日乡村的早晨,格外宁静,但阳城县次营镇敬老院却因为栗红莲的到来,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充满了欢声笑语。

今天,是栗红莲为敬老院的老人们义务理发的日子。因为随后还要赶去董封、横河两个偏远乡镇,栗红莲起了个大早,五点半便从城里出发了。

每个月固定的几天里,62岁的栗红莲都要像今天这样,拖着一条残腿去乡镇为敬老院的老人们义务理发。三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她走路一跛一跛的身影,温暖了无数老人孤独的心,也感动了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她的善行中。

“好闺女,你就是我的亲闺女啊!有你,老汉我这辈子没白来这人世走一遭!”

“现在割麦了吧,地里的活多,娃儿这个月来看你了没有?”

“瞧老太太这头发长得还真快,我今天给你剪个漂亮发型啊。”

每次给老人们剪发,栗红莲都习惯和他们唠家常,所以老人们都喜欢她,理完了头发也不走,就坐在一边乐呵呵地看着她忙活。栗红莲说是贾老爹让她萌发为老人理发的想法。贾老爹是凤镇北头村的五保户,27年前,已是80多岁高龄的贾老爹,常来栗红莲的小理发店理发。老人腿脚不便,遇上不好的天气,栗红莲见老人可怜,便掏钱给老人租个摩的。贾老爹最后卧病在床不能走路时,栗红莲每个月都按时去家里给老人理发,理完发还常帮老人洗洗衣服做做家务。贾老爹活了90岁,临终拉着栗红莲的手,欣慰地说:“好闺女,我的亲闺女啊!有你,老汉我这辈子没白来这人世走一遭!”说完两行浊泪无声滑落,打湿了栗红莲的心!

栗红莲说她至今仍记得贾老爹拉着她手喊她亲闺女时的情景,也就是从那天起,她见到困难的老人来店里理发,一律免费,这一坚持就是20多年。

那一年,栗红莲去董封乡的百岩沟为老乡理发。当时的百岩沟,因为撤乡并镇,已是荒村。村里只有零星几户,多是行动不便的老人。没有电,照明用的是煤油灯。临走时老乡托她帮助买点煤油,栗红莲一口答应。可是回到家才发现,城里早已是电灯电话,想买煤油真是比登天还难。可是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得办到,不然不成了说话不算数了么。为了帮老乡买煤油,栗红莲寻遍了县城大大小小的商店,又发动了所有的亲戚朋友,最后总算在一家机械厂买到了一瓶煤油。半个月后,当她把煤油送到老乡家时,老乡高兴得拉着她的手说什么也要让她吃了饭再走。饭是用柴火在院中的铁锅焖的白米饭,菜就是一碗清炒白萝卜丝。老乡一脸歉意,她却吃的满口流香。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栗红莲都说那是她吃的最香的一顿饭。

还有一次,当时“村村通”工程还没有开始,她去横河镇一个偏僻的山村理发,返城时天下起了大雨,租的摩托车没走几米车轮就让黄泥塞得不转了,没办法栗红莲只能骑几米就停下来,用石块或木枝刮刮车轮里的泥才行。当时用的是小灵通,山里又没有信号,眼看着天都黑透了,还是联系不上栗红莲,家人急得团团转,直到半夜一点多见她裹着一身泥水回来时,一家人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腰酸腿疼,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可是栗红莲不敢说,进门就赔笑脸,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换衣服,生怕丈夫看出来会冲她发火。说起一次次下乡的经历,栗红莲说:“那些年路不好又没车真是受了不少罪,但虽苦犹甜,每次看到老人们见到我时那欣喜的眼神,我就感觉我必须坚持下去,因为他们需要我。”

“明年建飞就20岁了,我都准备好了,明年掏钱给他租间铺面,让他自己开个小店好好赚几年钱,以后好娶个媳妇。”

雨果说善良的心就是太阳。栗红莲的心就是一颗这样的太阳,20多年来照亮了十几个残疾孩子的生命和生活。

栗红莲的理发店,在县城东关一条老旧的街上。说是理发店,其实就是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里面除了一面镜子两把简陋的椅子和简单的工具,什么也没有,顾客洗头的热水都是用煤球炉子烧的。屋里要是同时进来两三个人,就挤得连转身都困难。但就是这样一间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小店,却每年都为县城70岁以上的老人免费理发4000多人次,在这个小店里,栗红莲先后免费培养出了80多个徒弟,其中听力障碍、智力障碍、腿脚残疾的不健全徒弟有十几人。

为什么要收这些不健全的孩子做徒弟,栗红莲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自己就是残疾人,我知道残疾人的日子有多苦。

1990年的一场意外车祸,让栗红莲有了一次与死亡擦肩的经历,虽然经抢救命是保住了,但她的右腿从此比左腿整整短了4公分。当栗红莲知道肇事车主一家生活困难,好不容易凑钱买的货车跑长途时,她善心大发,只收了人家800元钱的手术费。那段时间里,家人抱怨,朋友不理解,都说她是被车撞傻了撞疯了,栗红莲不以为然。她说“人活着不能把钱看得太重,钱是人挣的,只要有人在,就不愁没钱花。你管他要几万块钱又能怎样,钱花完的时候,两家就成仇人了。”后来她还把车主待业在家的妹妹收为徒弟,栗红莲的善良让本应仇恨的两家好得亲如一家。

说起自己的徒弟,栗红莲一脸的幸福。大鹏、小丽、云霞、爱红、建飞,她掰着手指一连串说出七八个不重样的名字。大鹏是她收的第一个残疾人徒弟,小儿麻痹症落下残疾,走路时左腿明显的一跛一跛的,而栗红莲是右腿跛得厉害。师徒俩走在街上,一人向左跋,一个向右跋,非常引人注目,常引得街上的人背后指指点点。大鹏有一次实在受不了了,说:“师傅,你先走,我们距离远点,省得人家笑话。”栗红莲拉起徒弟的手说:“人家要笑就让人家笑去,咱管不了,怕什么,咱一没偷二没抢,咱是凭手艺吃饭,腿瘸又不是心瘸,有啥不好意思的。”

栗红莲像疼儿女一样疼徒弟,最见不得徒弟受委屈,为了徒弟她能拼命。2011年6月,栗红莲下乡去给敬老院的老人理发,17岁的聋哑徒弟上官建飞自己在店里。一个顾客因为头发剪得有点短了,起身就给了建飞两个重重的大耳光,然后又是一顿拳脚相加,摔门而去。栗红莲闻迅急忙往回赶,一进店,眼眶淤青、鼻口流血的建飞扑到她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哭得栗红莲心如刀绞。她关了店门拉着徒弟就去了派出所,可是因为建飞不会说话,无法描述出打他的人的模样,一连几天民警都没有线索。栗红莲不甘心,她左邻右舍挨家挨户问那个人长啥样,工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月后那个人终于被她找到了。她气愤地指着那人说:“要是我儿子,你就是打他十个耳光,我都不会怪你,但是我徒弟他是个残疾人啊,才17岁,还只是个孩子,你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你怎么下得去手?”民警把人带走了,总算是为徒弟讨回了公道。说起上官建飞,栗红莲的眼里流露出了无限的母爱。她说:“建飞这孩子好学,15岁就跟着我学理发,我了解他,他不是那种惹事的孩子。明年他就20岁了,我都为他准备好了,明年出钱给他租间铺面,让他自己开个小店好好赚几年钱,以后好娶个媳妇。”

小丽患有轻度智障,刚和栗红莲学徒时19岁,智力却只相当于六、七岁的孩子,连100个数字都数不清。店里没有顾客时,栗红莲就像教幼儿园小孩一样教小丽数数。数到整数时小丽总转不过弯来,栗红莲就让她给自已捶腿,捶一下数一个数。就这样,五年后,小丽不仅学会了理发,还学会了简单的加减法。

如今,栗红莲教出的徒弟遍布阳城的十里八乡,有给人家打工的,也有自己独立开店的,还有的凭着理发这个专长被招进国有企业。“善不是一种学问,而是一种行为。”也许栗红莲并不知道罗曼·罗兰的这句箴言,但是她却一直身体力行地践行着这则箴言,不知疲倦地付出着,也尽情享受着奉献带给她的快乐。

“人要有良心,一颗好心抵得过黄金万两。”

当一个人真心关心别人的时候,就会忘记自己。栗红莲就是这样的。在敬老院一忙起来,她可以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将车祸遗留下来腿疼忘得干干净净,一上午不喝一口水不觉渴,一天不吃饭也不知道饿。

2010年,一次偶然的聚会,让栗红莲知道阳城有个义工群,自发帮助了很多人。聚会后她便找到群主,加入到了这个充满爱心的团体,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开始走进阳城各个乡镇的敬老院,为那里的老人义务理发。栗红莲为自己制定了个行程表,哪天去哪几个乡镇的敬老院,表上记得清清楚楚。店里的理发工具,栗红莲总是修了又修,直到不能修了才换。但给敬老院里的老人们理发,她买的都是最好的工具,一把无线的电推子三百多元,她一次就买了5把。有的乡镇离县城一百多华里,每次仅是租车的费用就要150元,而她在店里为人理一个头发才5元钱。栗红莲说也不是每次都租车,有时候女儿有空了她就蹭女儿的车,赶上哪个朋友有闲了,她就厚着脸皮要朋友开车和她下乡。这次和她一起来的车机小白,就是被栗红莲的善行感动自愿陪她来的,已记不清和栗红莲下过多少次乡的小白说:“栗大姐这样一个花甲老人,走路又不方便,都这样乐于助人,我们这些身体健康的人没有理由做旁观者的。”

在对人的影响上,爱的浇灌和人性的感召,永远胜于其他形式。在董封乡敬老院,有个老人因为得了一种叫强直性脊柱炎的怪病,全身所有的关节都僵硬而不能弯曲,整个人就像根木头立在那。给他理发时只能让他站着,因为个子太高,栗红莲要踮起脚才勉强够得着。二十多分钟的时间里,栗红莲不知擦了多少次汗。横河镇敬老院有位老人因为腿部受伤,三个月不能洗澡,身上散发的臭味让人透不过气来。但是栗红莲给他理发时,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嫌弃。她和老人唠着家常,眼里始终含着笑意。真正的善不是施舍而是尊重,“上善若水,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的境界让栗红莲诠释的如行云流水般不留一丝痕迹。

62岁的栗红莲,从事理发这个行当已有40多年。老伴是县城一中退休教师,女儿、女婿在县城西关开着一家小饭店,生意很好。儿子在一家煤矿上班,工作稳定,收入可观。儿媳和她一样从事理发行业。可以说现在的日子,根本不需要她再开店贴补家用,老伴和儿女都想让她关了理发店好好享享清福,可她就是不同意。她说她开店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给那些需要帮助的老人提供方便。

“人要有良心,一颗好心抵得过黄金万两。”这是栗红莲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栗红莲说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些在她最困难时帮助过她的人。1993年,是栗红莲最无助的一年。那一年,因车祸受伤的腿还无法正常走路,刚满一岁的孙女王雨田又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耳聋,属于120分贝的深度耳聋。栗红莲一开始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抱着天真可爱的小孙女,她跪在地上绝望地哭喊:“老天啊,求你开开眼吧,让我替我孙女吧,让我聋让我瞎都行,我都愿意啊。”撕心裂肺的哭喊,让在场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潸然泪下。从那时起,一向不迷信的栗红莲什么都信了,人家说神可以医好她孙女的病,她就逢庙烧香,逢寺跪拜。人家说哪有好医生,哪有偏方,她就带上孙去不顾一切地赶去看。带孙女看病的日子里,祖孙俩得到了不少好心人的帮助,坐车有人给让座,吃饭有人帮付钱。那几年里,全家人的收入都用在了给孙女治病上还不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为了贴补家用,栗红莲驻着拐杖在县城一中学样的大门口卖起了冰棍。许多学生见她可怜,纷纷来买她的冰棍,有的甚至扔下一元钱连冰棍都不拿就走。就是这些点滴的温暖,让栗红莲一直铭记在心,并成为她将一生都付之于奉献的动力。直到现在,栗红莲都对那些帮助过她的孩子念念不忘。她说“连个孩子都能帮咱,咱现在日子不苦了,有能力了,有什么理由不帮助人家?”

2014年,最让栗红莲高兴的一件事,就是她的孙女在太原成功接受了电子耳涡手术并以优秀的成绩考上了阳泉师范学院,孙女终于可以人像正常人一样听说自如了。栗红莲说她现在没有后顾之忧了,以后她会用更多的精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老人。

20年来,为了帮助困难的老人理发,栗红莲走遍了阳城的山山水水。目前,阳城县共有14家敬老院,栗红莲义务为老人理发的敬老院就有10家。善举是可以传染的。在栗红莲的感召下,她的儿媳丽婷,孙女小雨田、72岁的朋友雪桃、司机小白……他们都拿起了推子、剪子、剃刀,加入到了栗红莲的爱心行动中。

一个小小的发自内心的善举,让大爱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漫延开来。我们欣喜地看到,真诚、快乐的帮助正在栗红莲不计回报的善举中脉脉传递着,一如春风化雨般润物无声地升华着每一个人的心灵。大美就是至善。其实,能够传递这样美的人,需要的并不多,那就是你必须有一个满浸着人间大爱的灵魂。这样的一个人,才会生长出最人性的枝蔓,才会漫溢出爱的芳香。

山西阳城阳泰集团竹林山煤业有限公司宣传科 刘艺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温州信息港 飞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