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老陈

老陈今年五十一岁了,但看面相足足有六十多,老脸上沟壑纵横,险象环生,咬一口洁白的假牙,只有两颗货真价实的门牙金灿灿、孤零零的杵在嘴唇外面,仿佛不是亲生的一样,颇有一番红杏出墙,欲夺先声的感觉。

老陈本名叫铜昌,在家排行老三,老大叫金昌,老二银昌。看得出老陈的爹是多么的想当富一代的爹啊。人们常说,人如其名,还真是。老陈家的老大成年后还真在潼关的金矿上上了班,还真挣了不少钱,在兄弟三人中光景过的算是最好的了。老二呢,也在潼关经营了一个小小的银饰店,虽没有老大挣得多吧,但小日子过的也算舒坦。等老陈成年了,倒也没有像大家期望的那样在铜矿上班,一辈子也没和铜打过交道,而是成了一名煤矿工人。日子过的虽没老大、老二那般火红,但老陈却人如其名一样,心情那是相当的“通畅”。虽然平日里话不多,但一说到煤矿,一说到自己的老本行,那还一个止不住的激动啊,瞪圆了个眼珠子,本就略有口吃的他,愣是激动的半天说不出一个字,仿佛那两颗风骚的门牙拦住了话的出路。

前些年,煤矿装备相对还比较薄弱,机械化程度也比较低,也没有溜煤皮带,都是用的电车拉煤,再用翻轮翻煤。所以一个班能挣多少工分全凭速度说话,而每个班用的硬件都是一样的,一样的电车,一样的翻轮,那下来PK的就是技术了。想要多拉煤,就全靠电车跑,而电车的快慢却要取决于翻轮出口的链车工,而老陈就是一名链车工,翻完煤的空车被顶出翻轮的一瞬间,时速能达到50-60码,而且距前车的距离也就不到50公分,在这么高的速度和狭小的空间内,链车工要完成的作业动作有,一手准确握住链环,与此同时另一个手要准确的提起插销,然后在两车靠近的一瞬间准确的把链环放进碰头,最后准确的把插销插进插孔,完成链车。整个动作连贯起来,就像一个园丁用剪刀修剪花草。在这不到一秒中的时间里,如果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差错,要么链车失败,浪费时间,耽搁工序,要么就是挤到手或者压住脚造成工伤,而老陈却能做到零失误、零事故。谁也想不到,平时慢吞吞的老陈竟有这么一手绝活,而且在每次的技术比武中都长居不败之席。所以,那个时候的老陈完全就是一个制胜法宝,兵家必争之神器啊!

再后来,随着煤矿装备的跟进,煤矿机械化和自动化的发展,原煤从采煤工作面就长驱直上地面,井下也就不需要拉煤了,自然也就不需要剪刀手了,现在老陈也到了快退休的年纪,现在老陈时常感叹,人就是干不过机器啊!其实我知道,老陈是想说“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温州信息港 飞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