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体制束缚职业教育发展

  受文化水平和职业技能的限制,多数农业转移人口从事着低端制造业或服务业。而随着新型城镇化的推进和我国社会经济的转型,对进城农民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受阻、农民工半城市化现象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而通过职业教育和培训来提高这部分人群的就业能力,无疑是将农民从农村剩余劳动力转变为技术技能型人才的一个现实途径。

  近年来,国家逐步加大对农民职业教育的支持力度,但职业教育类院校发展仍存在观念、体制等问题的制约。据教育部官方网站数据显示,2005-2013年,职业教育国家财政性经费达1.23万亿元,年均增长25%,且呈持续增加趋势。大量的财政投入体现了国家对职业教育的重视。但在记者采访中发现,多数农民家庭并不愿意通过职业培训去解决就业问题,究其原因,是传统观念的束缚以及现有职业教育体系的缺失以及职业技术学校的发展问题等共同作用的结果。

  重学历轻技能观念束缚

  《教育蓝皮书(2014)》指出,据北京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2013年6月份对21个省份30所高校的问卷调查显示,从学校类型来看,高职高专院校初次就业率最高,为78.1%;其次是“211”(包括“985”)重点大学,为75.5%;普通本科院校排第三,为75.4%;独立学院和民办高校最低,为44.3%。但耐人寻味的是,相较于职业院校,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低并没有阻挡农民家庭想让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热情。

  对此,哈尔滨技师学院党委书记周振华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人们普遍存在着重学历文凭、轻职业技能的传统观念。对技能人才的重要性认识不到位,致使在人才队伍建设中存在着某些偏差和误区,没有将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纳入企业或政府的人才建设规划中。在舆论导向上和政策措施上,往往对高级科技、高级管理人才给予极大的关注,而对技能劳动者的作用却没有足够的重视。工程技术人员的专业技术职称系列与技术工人的职业资格系列不能实现相互沟通,致使人才成长只能沿单一轨道发展,束缚了青年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意愿,也致使一些人不愿意跨入工人的门槛。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他调研的结果显示,多数就读职业高中的学生家长并不情愿让孩子接受职业培训,在他们眼中,进入正规的大学学习文化知识才是孩子“翻身”,获得社会认可的唯一途径。

  武汉工程大学法商学院区域高等教育研究中心刘丽芳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职业教育的吸引力不足,究其主要原因是接受职业教育的预期收益较低,大多数高职院校由中等专业学校升格而成,办学历史、社会知名度、办学资源等远远不如位于高等教育金字塔塔尖的精英大学。职业教育仅仅能获得一技之长,就业面窄,多在艰苦的工作环境中就业,只能进入晋升机会少、福利待遇缺乏的次要劳动力市场,身为“劳力者”角色。在许多人的观念中,接受职业教育在获得技能提升和社会阶层向上流动的预期收益就远不如大学教育。

  职业教育体制不完善

  传统观念中过于低估职业教育的预期收益也折射出了我国现行职业教育体制存在的问题。“许多接受职业培训的农村学生无法做到‘手持一证,走遍天下’。对未来的不安全感打消了他们‘走出来’的欲望。”郑风田表示,德国等发达国家纷纷实行全国统一的国家资格认证制度,目的是为中等教育及大学教育阶段的所有教育和培训成果提供一个大致的认可框架,并且实行“双元制”,实现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有机融合。我国尽管也实行了国家资格认证制度,但是认证标准呈现多元化态势,相互之间难以融合,导致职业教育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郑风田还认为,以往的职业教育理论上并没有堵住职业教育学生继续深造的通道,但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之间的衔接不够、高等院校里缺乏可直接选择的对口专业等原因,降低了学生继续提升的成功率。

  “职业教育出来的人才成长通道不畅。工程技术人员的专业技术职称系列与技术工人的职业资格系列不能实现相互沟通,致使人才成长只能沿单一轨道发展,束缚了青年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意愿,也致使一些人不愿意跨入工人的门槛。”周振华认为。

  教师质量有待提高

  除了受传统观念以及体制问题影响,职业技术学校教师质量无法配套也是其对生源缺乏吸引力的重要原因。据周振华介绍,现今我国职业教育教师队伍结构不合理,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教师总量不足,来源渠道单一。“双师型”教师比例偏低、实习指导课教师数量不足,与实际教学需要有较大的差距;教师来源渠道单一,大多数教师未到生产第一线工作或未经过职业教育培训,缺乏专业实践经验和必须的专业技能和必要的技工教育理论。

  二是现有师资队伍的专业结构、年龄结构、职称结构及专职和兼职教师的比例结构不尽合理;专业课教师和普通文化课教师的比例失调;教师的知识结构与技师学院所要求的知识结构不相适应,缺乏必要的工作实践能力和专业实践技能;技师学院专业教学团队结构不合理,专业带头人缺乏,骨干教师队伍仍未形成有序梯队的现象还比较严重。

  三是缺乏有效的技师学院教师培养模式。技师学院教师参与继续教育机会少、层次低,培训形式单一,忽视内在质量;教师缺乏专门的职业技能培训,难以完成相应的实训教学及指导工作;青年教师大多缺乏专业实践经验,专业技能教学能力不足,技工教育教学理论较缺乏。

  同时,我国的职业教育发展的困境客观上影响着其对于生源的吸引力,而农民本身对职业教育的困惑也是其无法普及的重要原因。河南省项城市付集镇汪营行政村的农民工作家王子群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坦言,农村中普遍存在信息不对等的状况,许多政府颁布的优惠政策农民不能及时掌握,而以前也有许多职业学校正是利用了农村发展的这一缺点“大做文章”,农民进入职业学校并没有获得真正的立足之技,反而投入了大量费用。长此以往就形成了对职业技术学校的不信任。

  “其实农民本身还是很希望学到技术的,可是进入职业学校学到的技能是否有‘用武之地’?该到什么地方施展自己的才能?这些问题对于从事行业复杂多样,信息获取滞后同时思想保守的农民而言是一个心理的屏障。而谁又能为农民提供心中的‘安全感’?”王子群也向记者诉说着自己的困惑。

(责任编辑:DF127)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

全讯网 炸金花 排列三